扑火英雄的人生片段:3月还在驻训,有队员最后发文“西昌不怕”


2月13日,阿念初进武汉客厅方舱。年轻活泼的她打破了方舱的沉闷,让张银银和杨慧看到了希望,三人合影一张,并约定阿念康复出院时,再次聚首、合影。

△克尔克拉雷利省省长奥斯曼·比尔京

阿念把每天的生活用微博记录下来,张银银和杨慧一条不落地关注着。在火神山,很多护士对阿念说:“谢谢。”感谢她帮助照顾病人。阿念说:“我们应该感谢你们。”

阿念说自己不是什么孝顺孩子,在家爱吵架顶嘴、好吃懒做,“大概一个月前,还是个吃苹果都要爸妈削好的娇生惯养熊孩子。现在,我都会给老人换纸尿裤了。”

“我立刻就答应了。”经过申请,阿念符合条件,于是转院至火神山,照顾89岁的外婆。

1月19日,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。为了早点回家,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,结果到武汉第二天,新冠病毒“人传人”的信息传出,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、腹泻、呕吐。母亲反复查询,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。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。

家里人把外婆送到武汉协和东西湖医院。一家人挨个儿查血象,拍CT。

同屋的病友告诉阿念,她来了之后,老人晚上终于变得安静了。

阿念摸着她的额头安慰。老人突然惊醒,震惊中带着愤怒:“你?你怎么过来的?你不要过来啊,会传染的。”

2月17日,张银银轮班后再回到方舱,发现阿念姑娘已经转院了。